广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广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4 05:50: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唯一真正叫嚣对华制裁的就只剩下美国。但正如西方媒体分析的那样,美国已经很难设计出只对中国造成伤害而不对它自己造成损失,或者致使中方损失远大于美方损失的行动了。接下来它如果硬撑着与中国围绕香港斗下去,有一点非常肯定:它将与中国一样疼,甚至更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佩罗西关于“香港自治法案”通过的声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篇文章除了老调重弹“言论自由”话题外,最主要的观点就是炒作中方推动国安立法背后的“现实政治思维”,即“中国如今认为没必要遵守早年弱势贫穷时签署的国际条约”。文章一厢情愿地认为1984年中英《联合声明》规定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负有“义务”;同时又抹黑中方有“长臂管辖”权限,可能“戕害”踏足香港的批评人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要的是,英国社会从本质上说不欢迎移民,英国脱欧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嫌欧盟的外来移民太多了,他们抢了英国人自己的工作。帮香港人入籍是面子,而减少移民是里子,香港人难道不清楚,现在已经不是移民的黄金时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佐证上述观点,作者通过这段夸张的曲译,强行暗示中方“无视国际规则、我行我素”,就差说出“滥用司法”,哪怕现实中最擅长干涉他国内政、借“长臂管辖”肆意在第三国抓人的正是美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驻华记者汤姆·汉考克也认为《华邮》“似乎是误译的始作俑者”。他对翻译提出修改,并强调了其中“奴颜屈膝”(subservient)与“取决于他人突发念头”(on the whims of others)的一层含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当然不害怕,中国人在乎别人想法、钦慕他人的时代已经过去,永不复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在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中国7年、能讲普通话的窦伊文,显然应该完全理解这段翻译的内容。可她7月2日还转载了公共广播公司(PBS)记者施弗林借这句被曲解的译文大做文章的推文:“如此具有揭示意义”,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美方现在的问题不是再通过什么新的法案,而是它有多大的意志以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代价损害香港和中国内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我们也不是吓大的。中国人看别人脸色,仰人鼻息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”